护士绿卡 最快速的职业移民

护士移民不要劳工证,不要排期,批准速度也快,但除了具备护理专业知识外,还要有较高的英语水平。
在美国,注册护士移民归于职业移民的第三优先类别(EB-3)。从去年5月开始,国务院每年拨给注册护士五万个移民名额,因此世界各地的护士移民排期全部取消。纽约法拉盛移民律师汤学武说:“有护士两个多月就拿到绿卡。”

过去,因为美国护士短缺,移民局把注册护士单独立项,称为第一序列劳工(Schedule A Workers)。因此,护士移民不需劳工部认证,但是仍然需要排期。例如,中国大陆的护士移民需要三至五年的时间。

汤学武去年初参加了美国移民律师协会(American Immigration Lawyers Association)到国会山庄的游说。他接到游说通知后,就想为护士移民呐喊。“美国护士这么短缺,中国护士移民还要等待名额,真是没有道理。”于是,在去华盛顿的前一天,他写了一个倡议信,题目就是「来自中国、印度和菲律宾注册护士的难题 」。他的主要论点是,目前美国急需护士,护士移民名额应该随到随有。

美国移民律师协会纽约分会负责人同意他的倡议,并将该倡议信放入向国会议员提交的资料中。在游说中,他向遇到的国会议员及其助理讲述他的观点。“结果,国务院一个多月后就解决了问题。”他笑说,这其中还有他的一份努力。

一旦有了名额,注册护士移民的优越性立刻显现。汤学武说,护士移民一不要劳工证,二不要排期,其批准速度明显加快。有的“甚至比科学家和具有博士学位的人移民都要快”。因此,他认为护士移民是一个有效的移民途径。

一些纽约移民律师承认,护士移民不错。但他们也认为,尽管护士移民的优点很多,但是对护士本身的要求较高。例如,他们除了具备护理专业知识外,还要有较高的英语水平,即必须通过有关的托福(TOEFL)或雅思(IETS)等英语考试。“尽管法律手续简便,但申请人花在学习英语的时间较长。”这是其它移民类别所没有的。

外籍护士 需要认证

美国移民局网站(www.uscis.gov)刊注销关于护士移民的有关法律和规定。它要求,包括外籍护士在内的外籍卫生工作者(healthcare worker)必须经过认证,其目的是辨认这些工作者是否满足在美国执业的要求。这些要求包括训练、执照和英语能力。

如果外籍护士不能从外籍护理学校毕业生委员会(CGFNS)或其它机构获得认证,他们就不能在美国执业。如果要在美国工作,他们可以申请移民签证或非移民签证。但在提出申请前,他们都必须通过认证。

如果外籍护士在美国接受训练或者拥有某州颁发的有效执照,他们也必须经过认证。有关规定说,尽管国会对护士认证程序要求不太严格,但它对各州颁发的护士执照的认证并未放松。

它规定,如果申请护士移民签证,申请人要递交外籍劳工移民申请(I-140)。如果申请护士工作签证,申请人必须递交非移民工作签证(I-129)。非移民的护士签证包括护士工作签证(H-1C)和专业工作签证(H-1B)等。同时,申请人必须是医疗机构,外籍护士只能作为受益人,不能为自己提出移民申请。

如果外籍护士申请移民签证或调整身分,他们就必须通过签证扫描程序(VisaScreen Program),得到签证扫描证书(VisaScreen Certificate)。目前,联邦政府设立的认证机构是外籍护理学校毕业生委员会及其下属机构卫生人员国际委员会(ICHP)。

专业机构 业务把关

外籍护理学校毕业生委员会的网站(www.cgfns.org)显示,外籍护士签证扫描证书和外籍护理学校毕业生委员会证书(CGFNS Certifi-cate)不同。前者是申请绿卡的许可证,后者为在美国执业的初级护士的执照,不可混淆。

签证扫描程序审查以下几个内容。

一、教育背景分析(educational analysis)。其目的是保证申请人的教育背景满足美国有关部门对该专业的需要。同时,它还要保证申请人的国外教育与美国毕业生的教育水平相当。为了保证它们的真实和准确,它要求申请人要把申请表寄至原来的护士学校,学校再把成绩单等直接寄至该委员会。

二、执照认证(licensure validation)。它将对过去和现在的所有执照进行认证,保证它们是有效和没有债务的。申请人要把申请寄给执照认证机构,认证机构再将认证结果直接寄至该委员会。同时,申请人要把高中毕业证书或同等学历的证明寄给委员会。

三、英语熟练程度评估(English language pro-ficiency assessment)。英语考试有四项组合,申请人可从中选择一个。第一组合是托福、英语写作考试(TWE)和英语口语考试(TSE),其及格分数分别是207(540)、4.0和50。第二组合是用国际交流英语考试(TOEIC)取代托福,其它两项考试不变。其中第一项的分数要达到725。第三组合为雅思(IELTS)和雅思口语,两者的分数分别是6.5和 7.0。第四组合为托福网络总分和口语(TOEFL iBT Total & Speaking Section),其分数分别为83和26。

四、护士专业考试(exam of nursing knowl-edge)。注册护士必须通过以下两种专业之一的考试。第一是外籍护理学校毕业生委员会举办的资格考试(CGFNS Qualifying Exam)。第二为全国注册护士学会证书考试(National Council Li-censure Examination for Registered Nurses,简称 NCLEX-RN)。

如果外籍护士通过所有这些审核,就会获得一个签证扫描证书。该证书是获得绿卡的前提条件。外籍护士在前往领事馆申请签证时或在美国国内申请调整身分时,他们必须出示这个证书。

两岸三地 都可申请

纽约移民律师霍克(Lorance Hockerts)提供护士移民服务较早。他认为两岸三地的护士情况有些不同。中国大陆的护士业务能力不错,能够吃苦,但其明显的弱点是英语较差。台湾护士的英语比较好。他们在大学接受护理专业训练时,外籍英语教师比较多。香港护士的英语最好。他们许多人一般先去英国做护士,然后再来美国。“他们移民非常容易。”

纽约法拉盛「申教授律师行」律师申建明也有同感。到目前为止,他一共办成十几个护士移民。他说:“他们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其间也存在一些差别。”中国大陆护士英语口语差别较大。有人很好,有人很差。香港护士没有语言障碍,因为他们接受英语教育较早。台湾的护士经验比较丰富,有的在医院里工作过很长时间。

这些护士都是合法入境,然后申请护士移民。他们大多数在美国读过书,有的读的就是护士专业,有的在中国曾经是护士,也有的申请其它专业没有成功,后来走护士移民道路。“他们主要是读语言,学英语,然后考试。”他说,也不是英语好了就能够过关,有的人托福考到六百多分,比有的研究生的分数还高。他们语言上没有障碍,但不会专业考试,要考几次才能过关。

汤学武律师办理的护士移民有以下特点。他们主要来自中国的大城市,如上海、北京和武汉。这些大陆护士先透过商务考察或观光签证(B-1/B-2 visa)来到美国。然后,他们在美国转换身分。也有的人是持有留学生的家属签证(F-2 visa)和非移民劳工的家属签证(H-4 visa)。

他说,移民法对护士移民的要求不高,注册护士不一定要求是大学毕业生。中国大陆的护士基本上都是护理学校毕业,属于中专生和大专生。“但是,只要是护理学校毕业,就算符合条件。”但是,关键是英语要好。

有经验者 起薪六万

汤学武说,目前,美国护士奇缺,故护士的待遇相对较好。例如,有经验的护士起薪较高,有的起薪是六万左右。他们如果不想上夜班,就可以不上夜班。如果加班,他们的加班费就是平时工作的一倍半。

因为许多医院都缺护士,故护士找工作也比较容易。“有的医院还以绿卡为诱饵,声明如果愿意来此工作,医院可以担保绿卡。”有的医院为了吸引护士前来工作,还主动向护士发放红包。“有的医院先给五千或一万元再说。”

霍克律师对许多中国人对护士移民不感兴趣表示不解。他说,对中国人来说,护士移民是最好的移民途径。“只要通过有关考试,护士移民申请很简单。”

在美国,护士是一个不错的职业。他说,护士的薪水不低。入门工资也有三万多元。随著资历的增加,工资很快就能提高,足够养家户口。他们全家可以移民美国,可以生很多孩子。他说:“还有一个优点是,如果你不想做护士,还可以改行。”

申建明看好护士移民,并于几年前设立申行护士移民中心,专门提供护士移民服务。他强调说,该护士移民中心只做法律事务,并不替护士代找雇主。他说,有的大陆护士希望他能够帮助寻找雇主。他与雇主接触后发现,雇主希望见到申请人本人。“中国大陆人的签证很难申请。因此,我不再做护士移民的非法律事务。”

口语考试 重要关键

汤学武说,护士要天天同病人和医师打交道,还要撰写病历报告,因此,护士的英文写作能力和口语能力要求较高。考试的难点不在专业,而在英语。例如,英语口语考试(TSE)的满分是六分,护士必须达到五分。“这一关把90%的申请人刷了下来。”托福写作考试(TWE)的满分是六分,护士要求四分。“这个分数也不低。”

美国的托福考试和英国的雅思考试在考试方法上不尽相同。托福的口语考试用的是录音,没有真人参与。而雅思的考试是真人在主持。他听说,雅思的考试似乎比托福要容易一些。按照规定,申请人一个月只能考一次托福。“有的人考了十来次也过不了,最后改考雅思。”雅思是人在主考,行不行主考人说了算。“考生和主考人可以互动,对考生有利。”

护士移民的另一个要求是要有合法身分。但负责发放签证扫描证书的委员会对移民法并不熟悉。一位留学生太太考试通过后,老是收不到证书。打电话一问才知道,委员会怀疑她的身分有问题。他后来去信解释:留学生的家属签证(F-2 visa)是依赖于留学生的留学签证(F-1 visa)。只要是留学生的签证合法,其家属的签证就合法。结果,委员会第二天就寄出证书。

申建明建议,如果想走护士移民的道路,他们必须学好英语。如果英语很好,找工作就很方便,人在中国大陆也不要紧。“他们可以上网寻找雇主。”个人资料可以透过电子邮件传递,雇主面试可以用远端电视进行。因此,距离并不是个问题。

霍克律师说,他的办公室经常接到询问护士移民的电话。有的人打电话说,他的一个亲戚在中国大陆做了20年的护士,希望能够移民美国。他就告诉打电话的人说,到美国做护士一定要考托福。“他一听到这样的话,就没有下文了。”

两年前,他经一位美国朋友介绍前往广州附近一所护理学校考察。该学校称它有两位很好的英语教师教授学生英语。但是,霍克和这两位英语教师见面后发现,“这两位中国的英语教师并不能讲英语”。他对此不能理解。他认为,中国护士移民美国的最大障碍是英语不好。

一些国内的英语培训机构看到这个商机,纷纷举办护士英语培训班。纽约移民律师兰岳说,他们的律师事务所曾经和上海一家很有名的英语培训学校「上海前进学校」合作。律师事务所向该校提供护士移民法律咨询。“但是,培训了几批,仅有各别人通过这个英语考试。”

中国护士 现移民潮

调查报告显示,2003年,外籍护理学校毕业生委员会在北京设立考点。当年,参加考试的考生为279人,第二年的考生达到488人。人数在增加。该委员会统计显示,北京地区的考生前三次考试的通过率为30%,后两次的通过率是75%,成绩也在提高。

许多美国公司看好中国护士移民美国前景,纷纷前往中国开展「中国护士去美国」业务。从2001年开始,一些公司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设立培训中心,提供从培训到移民的一揽子服务。其广告也相当诱人:“高工资、绿卡以及全家移民美国。”但是,考试通过率并不是很高。

兰岳说,最近几年中国护士移民形成热潮。护士移民名义上属于第三优先。但它不要到劳工部申请劳工证,也不要等待移民排期。因此,护士移民实际上就相当于第一优先。对于想移民美国的中国大陆人来说,护士移民有吸引力。

自美国外籍护理学校毕业生委员会在北京设立考点后,很多中国护士对此表示兴趣。他们白天工作,晚上去学校参加培训。他说:“但是,英语对他们来讲是太难了。”许多大学毕业生想留学,光准备英语考试都要很长时间。“像这些大专毕业生,在英语上达到大学生的水平不太容易。”

一些中介机构看好护士移民,也想从中分一杯羹。他们大作广告,声称护士应该先到美国,然后再学英语,因为“在英语环境中学英语很容易”。于是,一些人听信他们的说法,缴纳许多费用后,以商务考察签证和临时工作签证(H-2)来到美国。“但是,住在美国的人都知道,美国并不是每个地方都说英语。”他们的英语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进展神速”。

他还说,中国教育部不久前发出文件,提醒中国护士提高警惕,不要上当受骗。它强调,人们的英语程度并不是进入美国就能很快提高。如果英语不能过关,到了美国也不能找到护士工作。兰岳说:“这是中国教育部第一次就护士移民发出警告。”
游说国会 产生效果

提到前往华盛顿的成功游说,汤学武一脸的兴奋。他是第一次参加在国会的游说。今年初,他在自己的部落格(blog)中记述下这一难忘的经历。他说,他在游说中非常激动,因为他觉得“可以做一些事情来改变这个世界 ”。

他还讲述了美国移民律师协会的历史。该会成立于1946年,目前共有八万会员,其中纽约市分会会员达九千人,在协会中人数最多,势力最大。“协会在形成美国移民政策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例如,该协会每年都要去国会举行游说日。

他说,护士移民的排期太长影响了成千上万的护士和他们的家庭,其中包括他自己的家庭。他的太太以留学生家属签证(F-2 visa)来到美国。通过全国注册护士学会证书考试(NCLEX-RN)和得到纽约州颁发的专业注册护士执照,她在纽约市一家医院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但是,她的绿卡申请还要再等待四年。

于是,汤学武决定利用这一机会为护士发声。在去华盛顿的前一天,他写出一个倡议书,指出当时护士移民名额短缺给美国医疗系统带来的问题。按照美国医院协会的统计,目前美国至少需要12万6000个护士来填补空缺。同时,来自中国的注册护士的签证排期倒退至2002年4月1日。“这就意味著它使我们的医院要等待三年或更多的时间才能雇用来自这三个国家的护士。”

因此,他建议护士配额不应按国家来源来分配,而应该使用全世界的配额。写好后,他向两个同事征求意见,得到他们的支持。“我感到信心大增。”那天早晨,他起个大早,乘车向华盛顿进发。纽约分会主席邓恩 (Matthew Dunn)在车站迎接他们。他见到主席后,就把倡议信交给主席,主席同意将该信放入即将散发游说资料当中。

护士名额 现在就有

汤学武把国会山庄比作一个菜市场,“那里人来人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进入国会大厦后,就等在议员门前。一旦有机会,他们就上前向政策制定者推销自己的观点。他说,游说者就象是一个前来办公室推销打印纸和油墨的销售员。“我们的游说就是向国会议员销售我们的观点。”

纽约分会的代表分为四个工作小组。汤学武所在的小组是游说来自纽约长岛的众议员以色列(Steven Israel)。该众议员给了他们一刻钟的时间说明来意。代表们也用简短的语言说明问题。听完后,该众议员要求他们提出解决办法。他表示:“给我一个提案,我会把它转给其它众议员,以便进一步讨论。”听到这句话后,他们满意地离开,然后去其它议员处游说。

他们小组计画会见的第二位众议员是来自纽约市史坦登岛的褔色拉(Vito J. Fossella)。但褔色拉有事外出,其立法助手兼办公室主任在办公室。于是,他们约他去国会大厦的咖啡厅见面。汤学武说,每当他有机会讲话时,他就提到配额制度阻碍了中国等国家护士的移民签证,影响了美国医疗系统的运作。

然后,他们一行人沿著走廊继续寻找游说目标。一旦发现门口有「纽约」字眼的牌子,他们就敲门进去,出示自己的名片,介绍自己的身分,然后留下游说资料。当天中午,参加游说的代表集体在国会大厦吃顿速食,并互相交流游说信息。汤学武说,给他印象较深的是一位来自俄列冈(Oregon)的移民律师。他把自己的一个客户带到国会作为例子,让这位女客户向国会议员讲述移民法怎样使她丈夫的移民梦破裂。

汤学武说,游说发生一个多月后,美国国务院把第一序列劳工实行计画单列,护士移民不再受配额和国家来源的限制。他的太太提出调整身分申请(I-485)。两个多月后,他、太太和女儿一起拿到绿卡。他说:“护士名额现在还没有用完。”

(中国护理网2007-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