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游说 律师为移民请命

(世界日报记者/韩杰)今年4月3日是美国移民律师协会(AILA)的国会游说日。这一天,来自全美的一百多位移民律师的游说队伍在华盛顿国会山庄齐集,向联邦参议员和众议员表达他们对当前移民政策的看法,并提出改革现有移民法律和政策的建议。

纽约市移民律师汤学武是参加游说的几位华裔律师之一。汤学武说,这是他第二次参加去国会的游说活动。他说,律师协会此次游说的重点是工作签证(H-1B)、临时工作签证(H-2B)、亲属移民(I-130)和职业移民(I-140)等,他个人的游说项目是把护士移民恢复到原来的优先类别上来。

他的这个想法来自一个华裔申请人。该申请人去年从美国一家护士学校毕业后,已经获得护士资格和雇主聘用。如果按照过去的一年5万个名额的法律,她现在就能申辩绿卡。但是,这5万个名额突然消失。“这名护士实习期还剩下几个月。如果没有名额,她只得离开美国。”

他认为国会应立即恢复这伍万个名额。他的观点是,目前美国护士奇缺,国会应该首先拨给美国学校毕业的护士移民名额。为了让那些法律制定者了解申请人的实际情况,他还把申请人夫妇带去华盛顿。“游说也许还有点希望,不游说一点希望都没有。”

纽约毕斯特慕嘉模律师事务所(Barst & Mukamal)合伙人诺特肯(Deborah Notkin)律师也参加这次的游说活动。这位前美国移民律师协会会长说,过去十多年以来,她每年都去华盛顿游说。她认为,移民律师才是移民政策的专家。“国会制定的移民法律有的可行,有的不行。因此,我们要推动他们改革某些法律。”

游说国会改变法律

美国移民律师协会每年都要举办这样的游说活动。按照计划,纽约分会的移民律师兵分两路,一路去这些议员华盛顿国会山的办公室面见国会议员;另一路去这些议员所在选区的办公室游说。

协会会员到达华盛顿的一个集合地点后,律师们可以领到几分数据,如谈话要点(Talking Points)、国会指南(Congress Directory)以及移民协会文件夹。纽约分会的律师共分六个小组。汤学武和曼哈坦开业的两位美国女律师组成一个游说小组,去华盛顿游说纽约州的三位联邦众议员﹕法色拉(Vito J. Fossella)、麦克纳提(Michael R. McNulty)和纳德勒(Jerrold Nadler)

每个议员办公室的门口都印有州名和议员姓名及房间号码和“欢迎,请进”的字样,门口都挂有国旗和州旗。上午10时30分是他们与众议员法色拉助理的见面时间。因为众议员没有时间,所以安排法律助理出面接待。

进去后,议员助理的名片都摆在进门处,由此可知该议员有多少助理。在等待期间,不时有人进来要求谈话。后来,一位助理解释说“来人太多”,就把众人引到门外。接着,几位律师轮番发言,助理边听边记,不时对一些问题提出疑问。半个小时后,助理表示把谈话内容转给议员,众人方离开。

下午2时30分前,他们按时来到众议员麦克纳提的办公室门口。按照书面通知,该众议员“可能”和律师见面。但是,接待的律师助理说,议员开会去了。于是,助理邀请律师、证人和记者一同进去座谈。程序和上午一样,律师说,助理记。但是,助理提醒,会谈的内容不能见报。

他们最后要见的众议员是纳德勒。此前,议员表示“能够”会见律师。但是,当律师们下午4时赶到时,其法律助理说,“实在对不起,议员不在”。律师首先发言,助理记录。与其他两位的助理不同,这位助理是律师出身,对移民法也很熟悉,和律师们的观点颇为一致。

工作签证游说重点

几位律师认为,“目前工作签证项目正在损害美国”。工作签证的专业人士包括教师、医师、工程师、教授、律师、物理治疗师和计算机专业人士。他们是美国经济紧缺的人才,而现在却人为地设定有限的数字阻止他们在美国工作。

这些高技术劳工不到美国劳工的千分之一。美国在科学和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和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依靠他们的参与。目前,工作签证的名额严重不能满足经济的需要。今年4月1日,工作签证的申请远远超过现有的名额,重复去年的情况。这是连续第五个年头工作签证的申请在年前超过名额。“因此,危机是急迫的。”

他们认为,甚至在美国经济下降级段,美国符合条件的高技术的劳工仍然不能满足美国雇主的需要。在美国失业率上升的时期,人们应该理解工作签证的劳工可以为美国工人创造更多的工作。因此,他们认为国会能够和必须采取以下措施:恢复过去财政年度未被使用的签证名额;使在美国获得较高学位的劳工不受签证名额的限制;允许持工作签证者的配偶工作。

临时工作签证是另外一个游说的重点。他们认为,该类工作签证每年仅有6万6000个签证,是由国会在1990年随意决定的数字。而且,这个数字被平均分配到冬季和夏季。“小商业雇主非常依赖这类签证,因为这是它们合法雇佣临时和季节性劳工的唯一渠道。”今年1月2日,夏季工作的签证已经满额。

他们表示,今年这么早就申请超额,将损害需要短期劳工的公司,特别是遍及全美的夏季旅游地、东北部的木材业、东南部和亚特兰大中部的鱼类和蟹类加工业以及全美的宾馆和旅游业。他们认为,国会必须增加临时工作签证,使得雇主能够及时招到季节性的劳工。“如果缺乏这些季节性劳工,许多公司就会削减经营,甚至倒闭。”

移民体系需要改革

在这个游说日,几位律师还谈到职业移民、善待非法移民和移民改革的问题。他们的建议是让非法移民获得合法身份。但是,有的助理反问:许多人正在边境外等待。如果给这些非法移民身份,他们就会蜂拥而至。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因此,他们都认为,必须寻找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

职业移民签证也是他们游说的一个主题。他们认为,永久移民系统需要修补。而且,不合理、不必要、反生产的职业移民申请的积压仍然存在,最后导致人为限制、过时的信息和管理滞后的结果。总之,它们窒息美国的经济增长,阻碍许多急需的高技术劳工成为美国永久居民。

许多人用学生签证和工作签证在美国合法申请绿卡许多年,而且还要再等待许多年。因此,他们建议,恢复前些年没有用的职业移民名额;让获得科学、技术、环境和医学(STEM)领域的毕业生不受名额限制;让配偶和子女不计算在名额之内;以市场为基础确定职业移民的名额。

律师们认为,目前反移民的法律走得太远,拒绝给予几百万已经生活在美国的人合法程序。“让这些非法移民离开美国不太可能,因此,应该重建公平和合法的程序。”他们说,美国正在抛弃它的在法律下公平对待每一个人的传统,导致美国家庭和移民小区面临困难。

他们说,国会能够和必须解决这些问题。例如,美国应该恢复移民系统的公平和灵活的传统,授权移民法官和移民官员独立审批权,根据每个案子的不同情况进行裁决。国土安全部根据不同的案子情况作出决定,避免不必要的家庭悲剧。“我们应该给予已经在美国辛勤工作的移民一个合法渠道,取消三年不能入境和10年不能入境的限制,让他们的家庭团聚。”

移民改革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话题。他们认为,需要对移民法进行广泛的改革不再是一个问题。他们的观点是:20个劳工中就有一个没有身份;家庭分离长达20年以上;公司不能合法雇到足够的人手。因此,“真正的问题需要真正的解决办法”。

他们认为,只有切实可行的、灵活的办法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其具体方法是:要求非法移民走出阴影,获得合法身份;向美国公司提供公平和合法的渠道雇用急需的移民;通过改革移民系统,降低亲属移民和职业移民的积压;透过保护和恢复适当的程序和平等保护的基本原则,保护国家的安全和法律原则。

本报记者看到,三位纽约移民律师默契相当好。当一位律师演讲时,其他律师在一旁聆听。如果他们有更好的观点,也会从旁补充。例如,当汤学武提到美国护士短缺时,其他律师还会提供一些证据,使他的游说内容更为充实有力。

参加游说解决问题

汤学武说,他第一次参加也是因为护士的移民名额问题。在那次游说中,他把护士作为问题向国会提了出来。“结果,几个月后,护士名额一下子增加到5万。”他估计自己的提案可能起到作用。

这一次,他也是为一对夫妻而来。这对夫妇来自中国大陆,都具有硕士学位。但是,他们错过申请绿卡的机会。后来,具有医学背景的太太改学护理,将签证改为学生签证,而丈夫转为学生家属签证。

在申请人改学护理专业时,护士移民签证名额为5万个。但是,等她一年后毕业,通过执照考试、在一家医院找到工作后,护士的名额突然消失。而且,他们的签证还有几个月就要到期。

因为护士不能申请工作签证,职业移民这条道路已经向他们关闭。想申请护士移民,但是护士排期还有几年时间。这对夫妇和一个孩子就面临去留的问题。因此,夫妇两人接受汤学武的建议,亲自向国会议员陈情。

在游说中,一旦有机会,妻子就向助理们讲述自己的困境。后来,两位美国律师在向议员助理演说时,把他们夫妇的案子作为开场白。他们的处境得到议员助理的同情,有的表示设法帮助解决。因此,她表示,这次会见才让她看到希望。

国会游说相当管用

记者发现,在国会大厦内,人来人往,甚是热闹。有的是单独行动,有的是三五成群,也有的是拖家带口,还有的是一个团队。在律师要会见的议员对面,十来个犹太裔中学生前往纽约州众议员罗依(Nita M. Lowey)办公室,了解“国会运作情况”。

在休斯顿执业的关振鹏(Gordon Quan)是此次前往国会游说的另一位华裔律师。关振鹏说,从1998年以来,他每年都参加移民律师协会组织的游说活动。这位在中国广州出生的律师称,“游说很重要,可以帮助政府制定好的移民法律”。

关振鹏在两三岁时随家人移民美国,在休斯顿长大,但是不会讲国语。他在休斯顿当地相当活跃,曾经当选为休斯顿市议会的第一位亚裔议员。他还参与发起成立休斯顿亚裔美国人律师协会和亚裔美国人联盟。

他说,在德州,来自外国的移民很多。人们都以为德州的移民都是墨西哥人,其实不对。德州的移民来自世界各地,如中国、越南和印度等国家。现在有些法律反对移民,他认为这对美国不好。因此,他要游说国会,改变这些不好的法律。

在此次游说中,他既去德州议员的办公室,也去拜访华裔众议员吴振伟(David Wu)。他说,吴振伟是俄勒冈的民主党众议员。但是,他和吴振伟相识多年,两人是朋友。他说,现在工作签证这么紧张,他要去见吴振伟,让联邦议员了解这个困难。

华裔律师应该参与

关振鹏的律师事务所共有22位律师,少数族裔的律师占了半数,其中有三人华裔律师,还有韩国人、越南人和巴基斯坦人。他说,去美国国会游说的华裔律师很少。因此,他说,华裔移民律师那么多,应该参与游说活动。

他认为,游说可以教育国会议员,美国需要这些移民。去年,路易斯安纳州的一个建筑公司需要临时工人,但是招聘不到。于是,他就带着雇主前往国会说明情况,要求提高临时工人签证名额,因为美国需要这些工人工作。

游说可以带来移民法的改革。他举例说,几年以前,很多子女因为超龄不能和父母一起移民美国。他认为这个法律并不合适。于是,移民协会游说国会,建议把子女的年龄冻结起来。后来,国会通过“儿童状态保护法”(Child Status Protect Act),使得许多子女在年龄超过21岁后仍然可以作为儿童和父母一同移民。

职业移民需要两三年。在过去,职业移民申请人在申请期间不能调换工作。申请人为了保住工作,每天超时工作,周六也不休息。后来,在移民律师协会的游说下,国会作出法律修改,允许递交调整身份申请(I-485)六个月后,申请人可以转换雇主,只要他们仍然从事和原来一样的工作。他说,目前的移民法影响家庭团聚和工作自由,应该加以改革。

共同努力才有成效

诺特肯在2005年6月至2006年6月期间担任美国移民律师协会会长。她说,在担任会长期间,她一年要去华盛顿十来次。她认为,游说国会并不容易,因此美国移民律师协会都是和其他有关的团体合作,共同说服国会。它们有美国商会、美国贸易协会等。

她认为,游说国会具有一定的作用。但是,移民法律不可能一次性解决所有的问题,只有一次解决一点。“这里面有许多政治的因素,牵涉到各方的利益。” 国会议员对移民问题意见分歧。有的支持,有的反对。前年,协会推动移民法的改革,但是遭到反移民人士的反对,最后失败了。

这次,协会挑选出几个主题游说国会。她说,这都是协会董事会的成员分析全面的移民状况后,从中挑选的。她举例说,工作签证的名额太少,许多外国留学生因为实习期间的限制,不能留在美国找工作。因此,这次游说希望增加工作签证名额。

针对议员的助理出面接待的问题,她认为每天去国会游说的人太多,议员们不可能会见每个前来游说的人。但是,律师有时还是能够见到议员本人。她曾经面见纽约州联邦参议员希拉莉(Hilary Clinton),发现她对移民问题相当清楚。“移民法的改革需要多方的努力,需要教育各个方面,也需要媒体的支持。”

(世界周刊:新闻眼2008-04-20)